三维打印 > 3D打印资讯 > 3D打印有望成为你的“药神”

3D打印有望成为你的“药神”

来源:e键打印   发布时间:2018-07-18 09:06:18   浏览次数:309

我不是药神


刚上线不久由徐峥主演现实主义题材电影《我不是药神》似乎让人看到了中国电影出品神剧的希望,上线13天即轻松突破25亿票房,赚的盆满钵满,可谓口碑和票房双丰收。


我不是药神

▲《我不是药神》剧照


电影讲的是根据事实改编的故事,讲的是治疗癌症的国内进口药“格列宁”太贵吃不起,一个白血病患者找到了卖印度神油的“屌丝”男主角。因为需要很多钱给年迈的父亲治病,所以“屌丝”答应冒险帮这位白血病患者从印度带“格列宁”仿制药。从此敲开了倒卖仿制药的大门,帮助很多白血病患者吃上了便宜药,挽救了他们的生命,由“屌丝”摇身一变逆袭成了“国民英雄”的故事。


之所以称是神剧,是因为《我不是药神》挠到了中国医疗现状的痒,并且没有浪费这个题材,将电影很好的呈现给了观众,让观众对白血病人群体的生存现状有了深刻认知。正如《熔炉》带给韩国社会、《摔跤吧!爸爸》带给印度社会的冲击一样,《我不是药神》在中国的社会意义也可能是开创性的,它带来的反响不仅仅是癌症药物领域,更延伸到了我国的医疗保障体制改革。


摔跤吧!爸爸

▲《摔跤吧!爸爸》剧照



看病难看病贵一直是中国急待解决的难题,可以说是世界性的难题,“穷病”看病在任何国家都是顽疾,保障医疗体系从业者利润的同时,又要让广大人民群众看的起病,这决不是单纯纳入医保降价能解决的,它是一个各方利益复杂博弈的“妥协”。


不同国家在博弈中会做出不同的取舍,面对高价药问题,电影《我不是药神》里印度采取的是修改专利法。在上世纪70年代颁布的专利法中规定,药品只保护生产过程方法(工艺)专利,而不保护产品专利。


举个手板行业的例子,就是不保护产品模型专利(功能、外形等),只保护这个模型用的是3D打印做的呢,还是CNC机加工做的,如果是3D打印做的,那么仿制模型就不能再用3D打印做,但可采用其他工艺制作。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时间来到了1995年,印度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根据协议印度被要求加强知识产权的国际保护,但协议中有一条表示发展中国家有10年的专利过渡期。允许发展中国家采取强制许可制度,即10年过渡期期间,未经专利许可可根据本国国情需要生产专利药品。


印度专利药的故事并没有结束,在快到10年期限时印度再次修改了专利法。


只对1995年以后发明的新药和改进后能大幅提升药效的药物提供专利保护,不支持原有药物混合或衍生药物专利。


即很多药厂通过简单修改到期专利药配方期望延长专利时间,继续以原研药销售的做法在印度是没有用的。


同时,印度政府还可根据需要实施“专利强制许可”。这个“专利强制许可”的法律背书是WTO的《TRIPS协定与公众健康宣言》,该宣言规定允许发展中国家包括发达国家可以利用强制许可制度生产专利药品,但必须满足以下四点:


第一,专利权人未实施或者未充分实施其专利;

第二,以公共利益为目的的强制许可;

第三,救济垄断行为的强制许可;

第四,依赖性专利的交叉强制许可。


以上种种,让仿制药在印度“野蛮生长”了几十年,让高价药变得普通百姓也消费的起,用高晓松常用的一次词来形容就是:印度的药便宜的“令人发指”,印度也因此被誉为:“世界药房”。


这是印度的做法,我国可不可以借鉴呢?答案是能,但是由此带来的代价是巨大的,面临的将是各方的“制裁”,波及的影响也不会单单是在药物方面。其实印度也并非可以肆无忌惮的仿制,我国也并非没有仿制药,这里面很多可以讲的故事,如果有人写一本这样的书,在《我不是药神》热映的节骨眼上应该能够大卖。


讲了那么多,终于要回归到话题中来了。前文说的面对高价药每个国家有不同的做法,专利强制许可是一种,在源头上将药物研发费用降低也是一种。


3D打印机有望成为“药神”,让药物研发成本和生产成本大幅度的降低。


现在的药之所以贵是因为研发成本贵,研发周期长,动辄上百亿的研发成本,让药厂不得不采用高价的形式收回成本。


药物研发其中少不了的一部是药物筛选,即对可能作为药物使用的物质进行生物活性、药理作用及药用价值的评估过程。


人当然是最佳的药物筛选模型,但人体试验不是说做就能做的,而生物3D打印机的出现,让药物筛选在“人体”试验成为可能。捷诺飞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徐铭恩表示:


目前的筛选技术主要是动物模型药物筛选和高通量药物筛选,这两种方法无关率都比较高,其结果就是新药转化率极低,而生物3D打印机可以用人体细胞3D打印的组织构建病理模型,这种人体组织的病理模型在试药阶段能准确的反映药物在人体内的药理活性,大大提高了药物筛选的成功率,生物3D打印机将为新药研发带来了革命性的改变。(内容有部分删减)


捷诺飞徐铭恩

▲捷诺飞徐铭恩


生物3D打印机是其一,降低药物研发成本;药物3D打印机是其二,降低药物生产成本。


正如有文章形容说,你买到的是第二颗药,第一颗药要数十亿美元。生产成本其实不算是高价药原因,但药物3D打印机直接在家就能打印药物,不用通过各种中间环节买药,还是能降低了不少中介成本的。


在美国,FDA(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已经于2015年批准了一种由药物3D打印机制造的癫痫药物。


英国生物技术公司FabRx更是认为在5-10年内,他们可以在医院和药房中将3D打印作为个性化定制药物的常规技术。


3D打印药物

▲3D打印药物


3D打印药物的例子可以举很多,这里不一一列举。


有人可能会问了,3D打印机贵吗?3D打印药物并不需要工业级3D打印设备,只需要桌面级3D打印机即可。桌面级3D打印机现在的价格已经非常亲民,便宜的现在一两千块钱就可以买到。所以买药的钱其实并没有转嫁到购买药物3D打印机上。


虽然现状是3D打印与药物之间只是擦出了一点点小火花,但不如试想一下如果每个家庭都有一台药物3D打印机,只要病了就可以根据自身病况按需打印个性化药片来吃,而不是像现在吃“均码”药,是不是这种情况更好呢?


人生在世,生死乃第一大事,好死不如赖活着,面对死神的追赶,我们都拼命想要抓住救命的稻草,但比起期待“药神”挽救,我们更应该做的难道不是爱护身体,珍视健康,让疾病远离自己吗?


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